第2章 霉运缠身(1/2)

作品:《草头仙之破煞

我叫康恺,今年二十,康家目前仅剩的活人。

三十七年前,我爸弄死了一窝小黄皮子,结果惹来黄家的报复,爷爷奶奶和爸爸都相继过世了。本以为我妈是皇族后裔火气旺,能挺到老,结果两年前突发脑溢血撇下我一个人走了。

我还记得那天正值我高考第一天,一大早醒来,见一向早起的母亲还在睡,便试图叫醒她,结果发现她再也醒不过来了。

我们家欠黄家六条命,算上我妈一共还了四条了,而我或是我妻子的命将是第五条。

我妈过世后,我曾一度撵胡长河走,我觉得它连家都保不了不配为保家仙。至于它走了我怎么办,我觉得死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不如就遂了黄皮子的心愿。

那只狐狸当时淡淡地问了我一句:“你觉得你死后有脸面对你的父辈和祖辈吗?”

我听后难受不已,大哭了一场。哭过后,我平静了下来,问胡长河:“再过几年你就走了,到时候我一样是死,有区别吗?”

胡长河说:“现在解不开的结不代表永远解不开。看似注定的命数,未必就不会改变。”

它的话总是那么简短。

我琢磨了很久,终于想开了。

人生下来就注定会死,可人不是为了死才来到世上的。

我也不是为了死才来到这个世界的。

死之前,我要好好的活着,好好的感受这个世界。如果有机会,我会了了这段因果,像普通人一样活下去……

我妈去世后这两年,我虽然过得辛苦,但还算平安无事。可黄家人是迫不及待地想让我死,有胡长河在,他们没有机会下手,便另想了办法来折磨我。

其实,我如果知道他们这么急,一定会告诉他们胡长河再有不久就会离开我了——他与我们家的六十年约定还有不到两年就会到期,真想请他们高抬贵手让我过几天舒心日子。

可惜黄家向来得理不饶人,该做的事情从不手软。

***

这天早上,我刚推开房门就听见“垮嚓”一声,什么东西被摔得粉碎。

低头一看,一个陶罐掉在了门口的地面上,红色带有腥臭味的液体流了一地,甚至有一些还溅到了我的裤子和鞋上。

看着那些碎片和其中的一块木板,我大概能猜出这陶罐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那木板一头被削尖了,一定是把尖的一头插在了门把手里,另一头搭在窗台上,然后再将陶罐放在木板上面,这样我一推门,就全掉下来了。

“这是种咒术,叫‘倒霉罐子’。”胡长河抻头看了一眼,又缩回了脑袋,仍然保持着蜷曲的姿态趴在我的肩头上。

“是它们干的吗?它们怎么进来的?”我不解,因为我在院子里养了几只鹅,而黄皮子最忌讳的就是鹅。

“昨晚半夜来了个人,我以为是小偷就没理,现在看来应该是被迷住了。”胡长河解释道。

“为什么是小偷就不理?”如果他告诉我一声,我就不会中这个咒术了。

“你那么穷,小偷转一圈自然会走。”它丝毫没有觉得自己哪里做错了,说得那么理所当然。

我有些无语,只能暗叹口气,然后问它怎么办。

它说暂时无解,只是诸事不顺,让我想开一点。

既然事已至此,那就承受吧。

我清理了地上的碎片与恶心的液体,将裤子和鞋子也一并扔了。

那条裤子和鞋才买了没几天,就这么扔了,真是应了“倒霉”二字。

“倒霉罐子”的威力,当天就显现了出来。

我刚去单位,就被老板叫去了办公室。他直接给我发了这个月的工资,然后告诉我我被解雇了。

我就是一个跟着车给各个商店、超市送啤酒的,说白了就是一个搬运工,没想到这种工作也有人抢。司机老王说自己可以兼职,多拿的钱要比给我的少,老板自然乐于答应。

没了工作,郁闷了一会儿,我也就想开了。毕竟我一个大小伙子,也不愁会饿死。在市场转了一圈,买了些肉,决定回去做顿好吃的安慰一下自己。

半路,我几年都没出过问题的自行车突然链条断了,无奈之下,我只得推着车子往回走。

回到家,把肉炖上后,我正翘首以盼肉能快点出锅,空气里传出了一股子骚味。仔细嗅了一圈,最后确定这味儿是锅里传出来的。

“他大爷的,要不要买块肉也让我碰上种猪肉啊!”我气得直接将锅里的肉倒进了浑水桶。

肉没吃上,别的菜也没买,我只好吃了点清水煮挂面。

下午,家里来了位不速之客。

“小舅,求你件事!”

来的这人叫成顺,快四十了,也不知道打哪论的辈分,要管我叫小舅。我烦他,不仅是因为他留长发、爱穿花衬衫看起来就不像好人,更因为他名声臭。

奸懒馋滑,吃喝嫖赌抽,坑蒙拐骗偷,这些词你尽管往他身上用,因为他就是一游手好闲的盲流子。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 草头仙之破煞 最新章节第2章 霉运缠身,网址:https://www.kkxs8.net/0/3/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