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不留把柄(1/2)

作品:《长安图

唐朝考核各级官员主要看德行和政绩。

而对宗室皇子们而言,每年也有考核,政绩无从谈起,主要考核德行。

德行有很多方面,比如不能僭越、不能有违人伦,比如不能欺男霸女,不能虐待奴仆,不能涉及犯罪等等。

一旦德行有失,轻则被警告罚俸,重则革除爵位,贬为庶人。

武惠妃最害怕儿子被定罪,坐不坐牢不重要,可一旦定罪,就意味着德行有失,儿子就和太子之位无缘了。

回到皇宫,武惠妃跪在天子面前泣道:“陛下,瑁儿从小就温良自律,心地宽厚,对待下人也有关爱有加,说他杀人,臣妾无论如何不会相信。

陛下,摄政王在立太子的关键时刻对瑁儿下手,显然是在阻挠瑁儿入住东宫,恳请陛下为臣妾做主!”

李隆基也同样心烦意乱,他也觉得摄政王有点小题大做了,只要不是寿王亲自动手杀人,就能摆脱罪责,把罪名推给下人。

摄政王的行为显然是在给寿王定罪,难道他真的是为了阻击寿王入主东宫?

李隆基还是决定和摄政王谈一谈。

当然不是李隆基亲自出面,而是由高力士代表自己。

……….

高力士见到了世子李琎。

李琎不慌不忙道:“两起案子我父亲非常清楚,城西杀人案件就算是太子手下误伤,可以把责任推给一帮鲁莽的侍卫,据说县衙也是这样判的,寿王只承担了约束手下不力的责任,罚俸一年,轻描淡写。

但花魁案不一样,大理寺抓到了杀人凶手,就是寿王的侍卫,他已经招供是受寿王派遣前去杀人,而且大理寺也得到了确凿证据,寿王和死者关系密切,准备娶死者为侧妃,大理寺认为寿王想毁了这门婚事,所以派手下刺杀了死者。

高翁,花魁一案没有什么悬念了,寿王就是主犯,杀人动机明确,大理寺正在加紧审问,今晚寿王就会认罪画押!”

高力士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他没想到会是这个结果,寿王会这么愚蠢杀人?

这让他怎么开口?

半晌,高力士叹口气,“摄政王是什么态度?”

“我父亲认为,这个案子影响太大,整个洛阳百姓都在盯着它,不能为了一个皇子的愚蠢而失去民心,他建议按唐律论罪!”

高力士眼皮一跳,摄政王要狮子大开口了。

“请世子转告摄政王,寿王虽然犯下错误,但他毕竟是亲王,自古刑不上大夫,何况是亲王,天子希望能够从轻处罚,比如软禁一年,或者是降一级爵位,这已经是严重的处罚了。”

“高翁,从轻处罚不是不可以,如果让现任大理寺卿再继任一届,我父亲同意寿王定为从犯,罢免其爵位,令其面壁思过两年。”

“天子一直在考虑让寿王入主东宫,如果定了罪,恐怕就会影响大局,能否把罪名去掉,或者天子能再让一步。”

“呵呵!如果天子一定要让这个愚蠢的儿子来当大唐皇帝,我是求之不得!”

身材肥胖的李成器从里屋走出,高力士连忙起身行礼。

李成器摆摆手,“我不知道天子是怎么考虑的,这个李瑁愚蠢无比,目光短浅,好色凶残,天子居然会考虑他入主东宫?

要不是我担心大唐社稷会毁在他的手下,说实话,我真希望他来继承天子之位,不出五年,摄政王就没必要存在了。”

高力士的脸色变得很难看,他能听懂对方的话,不出五年,摄政王的儿子就要登基当天子,摄政王当然就没必要存在了。

李成器冷冷道:“如果天子坚持无罪,可以,把内库给我,我现在就让他无罪释放。”

李成器真是为李琇手上的遗旨吗?

其实并不是,他是在收拾武惠妃,他怎么能容许武家的外孙成为皇太子?

在他看来,李隆基的儿子除了李琇之外,个个平庸,只要不是李琇上位,那谁当太子都一样。

当年,他两个年幼的儿子都死在武家手上,这个仇他可没有忘。

……….

“砰!”

李隆基重重一拍桌子,怒不可遏地盯李琇,“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旁边高力士也神情复杂地望着李琇,他没有想到在背后整十八郎之人,竟然会是三十八郎李琇。

也没有想到李琇会承认?

李琇平静道:“儿臣只是想让父皇知道,父皇最宠爱,一心一意要扶持为太子的人,是多么愚蠢、凶残、短视,如果有一天他当了皇帝,那么我们所有人都会死无葬身之地,父皇的社稷也会毁在他的手上。”

李隆基的眼睛快喷出火来,“所以你就勾结摄政王,残害自己兄长?”

李琇摇摇头,“儿臣如果勾结摄政王,就不会向父皇承认了,儿臣很清楚,和摄政王勾结无疑是自寻死路,儿臣不过是利用他而已。

其次儿臣也没有残害谁,十八郎对花魁始乱终弃,还派人杀了她,这是事实,是他的罪恶,他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 长安图 最新章节第九十一章 不留把柄,网址:https://www.kkxs8.net/266/266439/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