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1/2)

作品:《怎知春色如许

“下官记得那是傅大人府上的‘青洲’?”舱内一人说道。

傅坤笑着说:“今日修沐,愚弟带着西宁侯府的几位弟弟妹妹过来游湖了,怎么,不行?”

承安伯府和西宁侯府的喜事也才过去几个月,在场的人都还记得:“傅大人的婚事刚办完,再过不久该轮到小傅大人了,也不知下官有没有这个荣幸再套杯喜酒喝喝?”

傅坤笑骂他一句:“这些酒还不够你喝的?”

“哟!傅大人脾气大啊!”有人回道,“傅大人新婚燕尔,难得修沐却要过来与我们这些人喝酒,心里不痛快了?”

傅坤踹了他一脚。

雪势渐大,两只画舫被漫天飞雪隔开。

陆修元笑容敛去,眸色沉沉,目光平视对面,身上的袍子被雪花晕开一圈圈的水印。

“殿下,趁着这雪景,再来喝一杯?”身后有人喊道。

陆修元不为所动,看着邵介紧张地伸手抢救窗外一团雪白的东西,长眸微眯,薄唇抿成一条直线,只让人觉得冰冷凉薄,摆在公绦前的骨节分明的手背,青筋暴露。

邵介握着一团碎雪,将手背在身后,抬头看向陆修元。

雪幕遮挡,已经看不清陆修元的面容,邵介却察觉到一丝来自他身上的阴沉,心中微楞,再想仔细瞧,窗后已经不见陆修元的身影。

转身的一瞬间,陆修元又恢复到以往的疏离温和,看了眼候在一旁的吴提,才重新落座,慢斯条理地端起案上的酒盅悠悠地品着。

尽管身上的衣袍被乱飘的雪花点上水印,但穿在他身上却只让人觉得那是袍子衣料本身的暗花纹,他依旧是干净整洁的。

吴提受到示意,握着腰间的长刀,走向舱外。

大雪扰乱的视线,邵介以为自己看错了,感受到手心在慢慢滴水,收敛心神,只觉得那个雪人被他弄碎,心下可惜。

姜杏之伸着脑袋,想着法子地偷看陆修元,但窗户被邵介挡得严严实实的,看不见对面。

邵介忽然转身,姜杏之被他吓了一跳,以自己偷看被他发现了,忙摆正身体,想解释几句。

邵介低头看她,开口道:“你的雪人被我散了。”

姜杏之悄悄松了一口气,摆摆手,翘唇露出洁白的贝齿:“没关系的,小舅舅,那只是我随意弄着玩的。”

说话间,眼神飘忽到他身后,只看见白茫茫的大雪,想瞧的人已经不见了踪影,眼里闪过失望。

邵介却以为,她是因为雪人才如此,此刻脸上不过是强撑着的笑容,脸上的一贯的肃穆龟裂,哑着嗓子道:“你放心。”

姜杏之收回眼巴巴的,遗憾的目光,看着邵介:“嗯?小舅舅说什么?”

邵介抿唇,摇头。

“小舅舅把手里的橘子皮丢了吧,都只剩下雪水了。”姜杏之细细的手指,指指他不停滴水的手掌,小声说。

“好。”邵介一边应下,一边侧身将窗户关上。

忽而外头传来一声巨响,巨大的浪花从开着的船壁上,他们所在的青洲随着晃了晃。

姜杏之一个踉跄,邵介刚转身,初一的身影已经飞快的从他眼前闪过,稳稳地扶住姜杏之。

邵介看着初一的动作,眼睛闪过意外。

初一不在意他的打量,全身心地关注着姜杏之:“姑娘,你没事吧?”

姜杏之摇摇头,她刚刚只是没有站稳,用力握着初一的手,脸色却有些泛白:“外头怎么了?”

二楼的傅岸和姜桃桃也跟着跑下来:“对面的画舫和他隔壁的画舫撞上了!”

他们两个在二楼,将方才发生的事情尽收眼底。

邵介闻言,脸色不变,立刻阔步走向甲板,脚步却难得的有些急促,

姜杏之精致的小脸越发的苍白,心头突突直跳,尚存一丝理智没有将“道长”二字脱口而出。

舔了舔干涩的唇瓣,慌张地看着傅岸和姜桃桃:“傅家大哥哥也在那条画舫上。”

傅岸严肃起来:“桃桃你和六妹妹在里面待着,我去看看。”

姜桃桃点点头:“你快去吧!小心点儿。”

傅岸握了一下她的手:“好。”

捧着手炉,依旧没有办法捂暖手心,姜杏之手里都是冷汗,初一拿了绢帕,帮她擦拭手心:“姑娘放心,有这么多人呢!不会有事情的。”

“对呀,有傅岸和我小舅舅在,什么事情都能解决。”姜桃桃以为她受了惊,宽慰道。

姜杏之轻轻应声。

对面画舫内除了傅坤都是文士,此刻惊魂未定,皆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惊吓,桌案上的酒杯碗碟多数摔碎在地。

“快去看看什么情况?”傅坤起身,指挥舱内的侍卫出去查探。

“以防外一,殿下换乘‘青洲’如何?”傅坤就怕是有人行刺。

陆修元稳坐圈椅之后,将一直握在手里的酒杯搁下,起身,修长的手指不慌不急地整理着纹丝未动的宽袖,颔首:“可,各位也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 怎知春色如许 最新章节第57章,网址:https://www.kkxs8.net/266/266560/2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