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1/2)

作品:《怎知春色如许

姜杏之又茫然了,不知他为何道谢。

想不明白,她也不为难自己,傻乎乎地仰着她的小脸,冲他笑。

小姑娘情态勾人,陆修元眉心一跳,回想起不久前的放纵,帐内的缠绵,笑容温润,可眼眸却紧锁着她,光芒耀眼,好不容易才平息的燥热从小腹升起,喉结滚动。

不过理智尚在,今日不可再过,免得吓着她。

姜杏之眼睛酸涩,打了个秀气的哈欠。

扯到嘴角,嘶了一口气,又怕陆修元愧疚,忙又掩饰过去:“好困了,要回去了。”

陆修元胸膛为她敞开。

姜杏之笑嘻嘻地扑过去。

隆冬天气阴寒,姜老太太把她们请安的日子改成每三日去一趟就可以了,因此姜杏之第二日一直睡到快要用午膳的时辰才醒来。

阿渔将姜杏之今日要穿的衣裳在熏笼上过了一遍,烘得暖和和才拿到内室。

这时姜杏之还缩在被窝里,发着呆。

“姑娘起来用午膳啦!”阿渔喊她。

姜杏之糯糯地嗯了一声。

阿渔伸手要扶她起来,却不知姜杏之想到了什么,忽然往被子里埋了埋:“阿渔你和十五去厨房给我添一道鲜笋汤吧!我想喝了。”

阿渔应下,又想着这会儿香净和初一在西厢房里整理东西,说道:“给姑娘穿完衣裳,我再去。”。

姜杏之摇头,软声说:“没事儿,你去吧!留着我自己穿,我好饿!”

阿渔听罢,便把衣裳放到她枕边:“那我走喽!净面漱口的水已经备好,姑娘起身就可以看到。”

姜杏之冲她摆摆手。

“正好我去把蒲月找回来。”阿渔一边往外走,一边说。

等阿渔出去了,姜杏之才掀开被子,她刚才不让阿渔帮她穿衣裳,是因为她不好意思。

姜杏之解开寝衣的腰带,露出一小片春光,锁骨下方光洁娇嫩的肌肤上零星出现了红色的斑点,一直蔓延到软桃,连她自己都羞涩得不敢瞧。

躲在被子里,姜杏之小手轻轻按了按软桃上的小点,有些疼。

姜杏之小脸更红了,连带着耳根儿都红透,比做贼被发现了还要心虚,她慌张地放下手,眼睛瞪得圆圆的,像是受了惊的小鹿,好半响没反应过来,自己要做什么。

等她穿完衣裳,清洗干净小脸,香净和初一已经从西厢房过来了。

姜杏之正坐在妆匣前照着镜子。

窗下鸾鸟菱花形铜镜高立桌台,镜中的小姑娘唇红齿白,唇形精致小巧丰润,只见她微抬下巴,食指摸上自己左唇角。

“姑娘忍一忍,痂会自己掉落。”香净在旁边看着她,笑道。

姜杏之又轻轻抠了抠:“它痒痒。”

“那就更不能碰了。”香净拦住她的手。

“姑娘可还记得大夫人身边的吴嬷嬷?那吴嬷嬷嘴巴上有个小黑点,就是以前磕破了嘴,用手抠才留下的印记。”

姜杏之与旁的小姑娘一样,都爱美,听完也不敢再抠了。

“姑娘这个口子小,用不了两三天就能好了。”香净道。

姜杏之只能嘴巴扯开一条小细缝,给唇角吹吹凉气。

香净和初一看她这样,相视一眼,默默笑了笑。

等了一会儿,阿渔和十五也回来了,一人抱着猫,一人提着食盒。

阿渔先给饥肠辘辘的姜杏之舀了一碗鲜笋汤让她暖暖胃。

“你们在哪里找到蒲月的啊?”姜杏之好奇地问。

这几日姜桃桃的仲秋被三哥哥偷偷带去书院了,蒲月虽然暂时没了玩伴,但这也丝毫没有挡住她的一颗不归家的猫心。

十五道:“在花园,花园里多了个半人高的雪人,估计蒲月好奇才在那儿玩的。”

蒲月虽然在外面待了好久,但身体还是暖烘烘的,姜杏之也不要手炉了,直接把蒲月放在膝头捂手:“我昨日回来的时候还没有看见呢?谁堆的呀?”

“听那些婆子说,是邵家小舅爷,”阿渔一边帮她布菜一边道,“看不出来小舅爷那冰冷的性子竟然还有兴致堆雪人呢!”

姜杏之握着调羹的手指停顿,心中莫名感觉到一丝怪异,不过阿渔又说道:“雪人身上披着一件披风,是五姑娘的,估计邵小舅爷是陪着五姑娘玩的。”

姜杏之点点头,没有再放在心上。

刚用完膳,老太太那边又来传话,让姜杏之过去一趟。

没到请安的日子,姜杏之以为发生什么大事,没有耽搁,收拾了一番,便匆匆过去了。

去的时候,几房的夫人和姑娘都在。

“六丫头不必多礼,坐吧!”姜老太太淡声道,“这次叫你们过来,是有一件喜事要告诉你们。”

姜杏之在姜桃桃和姜槿叶身边坐下,听到老太太的,好奇地看去。

原来瑰阳公主给汴京城大大小小的勋贵人家都送了帖子,邀请各府的姑娘们一同前往她的温泉宫泡温泉。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 怎知春色如许 最新章节第59章,网址:https://www.kkxs8.net/266/266560/2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