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1/3)

作品:《怎知春色如许

在温泉宫玩了三日,回城的那天是腊月二十一,年关将近,已经是在数着日子等新年。

回西宁侯府的街道上,爆竹声从大街小巷中传出,已经有了过年的气氛,听着便让人欢喜。

谁曾想不知道哪家调皮的孩童往街上扔了个双响爆竹,恰好滚到了载着姜杏之的马车车底。

冰天雪地马夫为了稳妥,驾车驾得慢,那鞭炮直接在马车底下响起,噼里啪啦,震耳欲聋。

十五飞快地钻出车厢,帮住车夫安抚住受了惊吓的马。

好在车夫在西宁侯府驾了许多年的马车了,遇到过不少突发状况,及时的扯住缰绳,让马平静下来,马车只歪斜了一下。

车厢内姜杏之漂亮的眼睛瞪得圆圆的,双手紧紧地巴着车壁,茫然地看着阿渔,发簪上的流苏激烈地晃动,整个人惊魂未定显然还没有反应过来。

阿渔深吸一口气,拍拍姜杏之的背脊:“不怕不怕,是爆竹声。”她在田庄里长大,小时候也野惯了,对这声音太熟悉了。

阿渔怒气上头,插着腰,推开窗门,看向街边。

那丢爆竹的孩子也没有想到会这样,呆在原地,也吓住了。

此刻那孩童的父母也从巷子里跑出来,见这情形,便知自己儿子惹了祸事,心知马车里是自己惹不起的人。

抱着孩子,连忙鞠躬道谢。

那对夫妻穿着灰色的冬袄,上头还打着补丁,模样憔悴疲态,看着甚是可怜,一旁渐渐地有了围观的百姓。

阿渔骂声堵在喉咙里,张张嘴,回头看向姜杏之。

姜杏之细长的黛眉轻蹙,摇摇头:“算了,让他们以后看好孩子。”

阿渔点头:“我们姑娘好说话,不同你们计较,你们也管好自己儿子,街道上都是马车行人,万一碰到了不好讲话的,瞧你们该怎么办!”

夫妻“诶,诶”直点头:“谢贵人。”

阿渔叹气,关了车窗,望着车顶不知道在想什么。

马车继续行驶,十五也从外面进来了。

十五看阿渔愁眉苦脸地,问姜杏之:“姑娘,阿渔怎么了?”

刚刚还神气活现地教导别人,怎么突然变了个脸色,姜杏之也不解,小手撑着膝盖,弯腰,歪头看阿渔:“怎么了这是?”

“我想到我弟弟了,也不知道他在家里有没有好好地听话。”阿渔满带愁容地说道。

姜杏之这才想起阿渔自从来到她身边,至今从未离她超过半天,算一算她已经好久没有回家了,姜杏之愧疚地拉着她的手:“今年你回家陪亲人们过年吧!”

阿渔心里感动,忍不住伸手抱住姜杏之的胳膊:“呜呜呜,谢谢姑娘。”

因为姜杏之身边服侍的侍女少,她怕她离开了,香净一个人忙不过来,她就没有提过回家的事情,如今多了初一十五,她回家也能安心了。

姜杏之弯着眼睛,又笑着对十五说:“今年就我们四个一起过年啦!”

除了十五还有初一和香净,香净小时候被父母丢弃,是被贺老妇人从人牙子手中买回府的,初一十五也是孤儿,她们四个没有父母的人,肯定是要一起过新年的。

十五有些羡慕阿渔能抱姜杏之撒娇,鼓起勇气坐到她身旁,抱住她的另一只胳膊:“好。”

姜杏之把胳膊从她们怀里挣脱出来,张开双臂抱住她们,笑得傻气。

“真满足啊!”

“姑娘是否安好,有没有受惊?”三夫人身边伺候的侍女在马车外头问。

“我们姑娘无碍,姐姐快回去吧!”阿渔扯着嗓子回道。

那侍女应声,小跑着追上前头三夫人和姜槿叶的马车。

刚刚发生小事故的地方,一辆马车停在那儿看了许久,这辆马车与西宁侯府的马车顺路,都是从公主府出来的。

等着西宁侯府的两辆马车驶远了,才拐弯朝另一个巷子中驶去。

回到府里,几人先去和姜老太太报了平安,说了会儿话才各自回了院子。

姜杏之刚进院门就皱起小脸,她抱起蹲在门口等她的蒲月:“哎呀呀,我们蒲月怎么瘦了啊?”

“吴提将蒲月带回去,训了三日,如今蒲月可以送信去皇太孙殿下的奉承宫。”初一帮阿渔拿了行李,闻言禀道。

蒲月自从跟了姜杏之,再也没有遭受风吹日晒了,养得肥嘟嘟的,这会儿整个猫都一圈,姜杏之心疼地摸着蒲月:“那蒲月这几日受苦了。”

蒲月其实也没有受多大的苦,以往她成天有人喂食,每日去的最远的地方就是二门处,这几天不过吃得少了些,又多跑了路,身上的肥膘这才掉得快。

蒲月惯会顺着杆子往上爬,见姜杏之怜爱她,拱着猫头往她怀里钻。

可把姜杏之稀罕坏了,抱着她左边亲亲,右边摸摸的,回屋又把她在膝上,抬着她的前爪,仔细看了看。

确定了一件儿事,很残酷地说道:“蒲月还是瘦下来好看!”

虽然蒲月胖胖的时候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 怎知春色如许 最新章节第64章,网址:https://www.kkxs8.net/266/266560/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