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1/2)

作品:《怎知春色如许

自然是想他的,姜杏之都数着日子呢!她已经整整十日没见到他了。

虽然每日早上都能瞧见他送来的物件,但总会和见面不同。

姜杏之展颜带笑,满心依赖,软软地说:“想的。”

这才寻到机会同他道谢,姜杏之抱着他的手臂:“谢谢道长给的压岁钱。”

他一个人给的,都抵上所有亲戚长辈给的了,便是她外祖父母在世的时候,也不可能给她这么多压岁钱,那么厚厚的一沓银票,真是……

太炫目了!

姜杏之有些惆怅地想,被他这样惯着,都把眼光养高了,以后那些小钱,普通的珠宝岂不是都要入不了她的眼了。

姜杏之似是埋怨地说道。

“那以后,便……”陆修元低头看她,故意道。

“啊!不行,不行!”姜杏之不乐意了,扁扁嘴,“以后也要,我很喜欢的。”

姜杏之小声承认。

陆修元笑着,坚硬的胸膛一震一震地颤着。

“逗你的,我人都是你的,还怕什么?”陆修远揽着她的腰往自己身上压了压。

姜杏之忍了忍,没忍住还是翘起嘴角,笑嘻嘻地点头:“我也是道长哒!”

陆修元俯身在她额上落下柔和的吻,声音温润:“所以不必担心,有我在,谁都无法控制你。”

“你都知道啦!”姜杏之收起笑容,意外地看着他,可转念一想,也是!

这世上哪里有那么多巧合,桩桩件件,有因有果。

“是宁远将军府吗?”姜杏之想确认一下自己的猜想。

陆修远语气有些冷淡:“嗯。”显然不愿意提到马家。

“我只见过马夫人,都没有见过马家公子,他们怎么会看上我了呢!”姜杏之摸不着头脑。

惦记她的何止这一个,陆修元表面平和,心里早已波涛翻涌。

既无奈她的懵懂,又小心翼翼地呵护着她美而不自知的青涩稚嫩。

瞥见她还在脑中思索着原有,加重手里的力道,打断她的思绪:“等赏了绿梅,可有什么想去的地方?”

果然,姜杏之立刻跟着他的话头走:“有的,有的。”

陆修元看她把注意力放在他身上,满意地弯唇,笑容温柔,等着她挑地方。

陆修元今日并未穿常服,而是一身青色道袍,姜杏之眼睛微亮:“想去岱宗观!好不好?”

陆修元似乎也想到岱宗观的日子,靠着车壁,姿态慵懒闲适,握着她的小手捏了捏:“好。”

马车到了公主府,陆修元并未下车,而是在里面等着姜杏之。

姜杏之回头看了眼马车,揣着甜蜜,跟着沈嬷嬷进了公主府。

瑰阳公主已经在花厅等着她,妩媚的眼睛带着打趣:“真是时时刻刻都挂在心上,这点路程都要亲自去接。”

“公主~”姜杏之红着脸。

“啧!叫什么呢?”瑰阳公主板着脸,佯装生气。

姜杏之声音轻软,害羞地喊着了一声:“姑姑。”

瑰阳公主满意地拉着她的手,往花厅内走:“那盆绿梅……”

和瑰阳公主待在一起,是很舒服的,要不是还记着陆修元在马车里等着她,姜杏之都不想走了。

姜杏之手指攥着斗篷,带着一身冷气钻进马车车厢内。

陆修元拉她入怀,帮她暖着身子。

姜杏之手心捧着陆修元的面颊,他不像时下有些男子喜好蓄美须鬓,他的面庞永远都是干干净净的。

但他的面庞又不像女子一样平滑,姜杏之轻轻碰了碰他的下巴,短短的看不见的胡茬磨得她手心痒痒。

姜杏之好奇的多了两下,冰凉凉的手指顺着他流畅完美的下颚线条滑向他的脖子。

致命的弱点暴露在姜杏之面前,陆修元脸色毫无变化,直到她的手,触碰到他的喉结。

小小的一个,跟核桃似的。

姜杏之对这些与女子不同构造的部位好奇极了,也当在收集她画儿的素材。

动作又轻又柔,却撩动了陆修元。

陆修元心中一窒,声音暗哑;“杏之。”

姜杏之察言观色的本领练就的越发熟练,撞上他的眼神,浓密的睫毛无辜地轻颤,小手僵硬地撤下来,从他怀里挪出来,贴着车壁,舌头打结:“这,这是车里,不可以胡来!”

说着又使劲儿地摇摇手:“我不玩了。”

陆修元挑眉,淡笑一声:“不会在车上动你。”

姜杏之松了一口气,却没意识到他话里的深意,不会在车里动她,但这不表示过会儿不会动她。

深冬,岱宗观景色萧条了许多。

杏树林外圈了围栏,有侍卫把守。

这些之前是没有的,听说是因为陆修元身份揭晓,岱宗观暴露在世人眼下,有好事者想偷偷潜入岱宗观,企图一探究竟。

姜杏之望着面前一大片光秃秃的杏树,干冷地风吹在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 怎知春色如许 最新章节第68章,网址:https://www.kkxs8.net/266/266560/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