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1/2)

作品:《怎知春色如许

姜杏之和陆修元刚到家,知府赵家的管事就上了门。

陆修元从容地接过侍女奉上来的茶盅,悠然地抿了一口茶,让姜杏之把礼品收下来。

姜杏之翻阅着令人咋舌的礼册,听见他的话,捧着密密麻麻的礼册递到他眼下,眼睛睁得圆溜溜的:“这么多呢!”

陆修元坦荡荡地点了点头,似乎并不觉得意外。

姜杏之眼眸灵动地一转,倾身,手肘搁在他圈椅的扶手上,软软地下巴抵着厚厚的礼册:“赵家是不是有事情求道长啊?”

陆修元手掌亲昵地碰碰她的面颊:“不过想打听些事情。”

姜杏之净了手一边剥着生菱角,一边听陆修元说话,菱角是那位阿婆的儿子清晨采摘的,新鲜嫩脆带着淡淡的甜味。

要不是因为还想留着肚子吃煮熟了的菱角,她根本就吃得停不下来。

阿渔把剩下的菱角收拾了,用清水煮了正好可以给姜杏之当夜宵。

月明星稀,姜杏之沐浴完,乌黑柔顺的长发擦得半干披散在背后,坐在书案后头兴致勃勃地看着下午从书肆买回来的自己的绘本,嘴巴一鼓一鼓的,手里还剥着煮熟了的菱角,煮熟后的菱角又是另一种口感,糯糯面面的,待咽下嘴里的菱角,姜杏之又往嘴巴里塞了一颗。

陆修元从净房出来,没有瞧见姜杏之的身影,循着细碎地动静往外走,就看到姜杏之像小仓鼠进食似的,扬起嘴角径直走过去。

绘本上撒下一片黑影,姜杏之抬头,眸色柔柔地望着他:“你洗好啦?”

陆修元点头,伸手拿了她手里的菱角,温声:“不可贪吃,吃多了口干。”

姜杏之咽咽喉咙,嘴里果然有些干涩了,咬着唇不说话了。

陆修元无奈,指腹在一旁的茶杯杯壁上探了探,杯壁温凉,想必倒在这儿有一会儿了,托着杯壁递到她唇边。

姜杏之喝了一大口清茶才解了渴。

姜杏之往一旁挪了挪,给他腾位置:“道长也坐。”

陆修元在她身旁坐下后,姜杏之就下意识地往他身上靠,陆修元弯唇两手握着她的腰,把她放到了自己大腿上。

姜杏之自己调整了位置,笑盈盈的,小手又探到盘子里拿了一颗菱角:“我不吃,给道长剥。”

陆修元目光落到她手上,姜杏之熟练地掰开棕黑色菱角壳,露出白嫩嫩的果肉,抬手往后举,递到陆修元唇边,盯着盘子挑选着下一颗。

她有经验,她要给道长挑最甜的那一个!

陆修元薄唇微启,轻轻地咬住果肉。

姜杏之却以为他没有吃到,手腕往后怼了怼。

陆修元眉梢微动,瞬间张唇含住她的手指。

“呀!”姜杏之软软地呼了一声,回头,小脸有些懵。

陆修元浅浅的瞳孔专注地看着她,长而密的睫毛在眼下投出一片阴影,却添了几分昳丽。

姜杏之像是被烫到了一下,猛地往回收手,陆修元轻易地放开她,姜杏之攥着酥酥麻麻的手指,声音闷闷的:“道长吃到我的手了。”

陆修元嚼着菱角,挑眉,低声调侃:“不是杏之亲自送过来的?”

陆修元唇间带笑,温柔的眸子强势地锁住她,嘴里吃的仿佛不是菱角而是她。

姜杏之脸热,闪躲着目光。

即使刚沐浴完,在家中,陆修元寝衣也穿得十分整齐,偏偏就是这样,才更显禁欲,直教人想剥开他的衣襟瞧瞧里头的风采。

姜杏之面颊飘红,转过头去,小声说:“我不剥了,道长自己剥。”

陆修元手掌拖着她的面庞,不让她逃离,看着她,手指挑逗地勾着她寝衣细带,语气轻佻:“菱角味美,但哪里比得上杏之三分,剥菱角,岂有剥杏之有趣。”

姜杏之心跳漏了几拍,为这样不正经的道长失了魂。

悠悠长夜,朦胧的夜色挡住了屋内的春光。

次日知府夫人又递了拜帖,不同前几次,这次得了首肯,许她进去。

赵夫人跟着香净的步伐,往内院走,院子布置得低调,处处透着一股书香气,与赵夫人想象中的样子差不了多少。

到了正厅,一位年轻貌美的女子坐在正首慢慢饮着茶,虽只能看见她漂亮的眉眼,但已经与昨日书肆前的倩影相重叠。赵夫人飞快地看了一眼,便垂眸恭敬的上前:“妾身赵氏见过太孙妃。”

只听到一道温软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香净扶赵夫人起来,赵夫人不必如此多礼,快坐吧!”

赵夫人被香净扶起,待坐定之后,她才真真切切地看到这位太孙妃,与她想象中的不一样,原以为拢得住皇太孙的一定是个厉害的角色,但她确实笑盈盈的,一副温温柔柔的模样,就与她的相貌一样,美得没有攻击性。

但尽管如此,赵夫人还是不敢放下警惕,反而越发的恭敬起来,先谨慎地拉起家常,想要说出口的话先在脑中转三圈,挑了话题从太孙妃自小待惯了的扬州说起。

这两年的扬州发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 怎知春色如许 最新章节第92章,网址:https://www.kkxs8.net/266/266560/5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