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1/2)

作品:《怎知春色如许

皇帝年迈,圣体虚弱,几日前的一个夜里宣了太医,次日便诏令太子监国,替他决策朝中大小事务。

此诏一宣,太子麻溜儿的带着姬妾从别宫赶回了皇城。

这些年太子虽一直临朝听政,但手中并未实权,好不容易得了这个机会,深怕弄丢了,行事倒是小心谨慎起来。

不过没几日,他便发现,皇帝是真的没有再干涉他的举措,朝中臣工们对他也是言听计从,心中不由得狂喜,绷紧的心弦也松快了,现又开始故态复萌。

前儿寻了由头训斥了陆修元,命他在奉承宫内闭门思过。

没想到陆修元竟未反驳,十分顺从。

太子憋屈了多年,头一次享受到了权利的快意,飘飘然的有些忘乎所以。

东宫内

陈氏带着柔笑,进了太子书房。

书房内太子正搂着一位貌美年轻的侍女调笑,陈氏的忽然出现,太子脸上闪过惊慌。

陈氏瞥见他油腻的表情,眼皮子颤了颤,压下反胃的冲动,依旧是温柔贤淑的样子:“是妾身来的不是时候,殿下先忙,妾身先回去,过会儿再来。”

太子忙推开身上的侍女,皱眉看着侍女:“你出去。”

侍女一脸不情愿地看了他一眼,扭着腰出去了,路过陈氏时,还轻轻地哼了一声。

陈氏默默地攥紧了手指,自从陈正道出事后,她在宫中的威望也不复从前,如今连个什么品阶都没有的侍女都敢仗着太子喜欢爬到她头上了!

太子一边整理着衣服一边过来拉陈氏:“你怎么这时候过来了?快坐,快坐。”

闻着他身上的胭脂味,陈氏眼底一片冰冷,面上却是柔柔地勾起嘴角:“殿下也真是的,若喜欢这个妹妹,知会妾身一声,妾身抬了她位分不久好了,妾身又不是个容不得人的。”

陈氏进宫后温柔小意,进退有度,所以才能盛宠不衰,甚至被扶持为太子继妃,但偶尔碰见太子宠爱旁人,也会拈酸吃醋,说些酸话,不过每次都拿捏得当,哄得太子心花怒放。

但这次竟然半点儿怨言都没有,太子惊奇的看着她。

陈氏嗔笑:“殿下如今不比以往了,抬个姬妾又何妨,难不成那些个御史还敢上折子说殿下贪念女色?何必再书房偷偷摸摸的。”

太子楞了一下,讪笑过后,脸上慢慢地露出得意。心中想对啊!不过一个侍女,便是抬七八个姬妾如今也没人敢反对。

“爱妃说的是!爱妃放心,不管这后宫多少人,你依旧是最得我欢喜的一个。”

陈氏听到他的话,娇羞一笑,打量着他的神色,忽然叹息道:“妾身许久未见殿下这么开心了,这些年殿下在朝中委屈了。”

陈氏的话戳着太子的心窝子,太子搂着她,觉得她甚是懂他。

“殿下好不容易苦尽甘来,妾身希望殿下能永远如此。”陈氏细声道。

“不许胡说,父皇还在呢。”太子眼眸一闪,虽是呵斥但语气没有凶意。

陈氏装作委屈地道:“妾身说的都是实话,便是殿下生气,妾身也是要说的。”

太子不由得烦躁起来,如今再让他过看他父亲脸色的日子,他可不愿意。

储君储君,虽然是君,前头可还有个储字呢!

更何况他心里清楚,他父皇更满意他的那个好儿子。

若是父皇的病永远好不起来……

太子呼吸猛地粗重起来。

见此陈氏笑容越发的灿烂。

太子忙摇头把这个想法从心中驱除掉,不过这种子在心底埋下可不容易再消散,太子不由得琢磨,他会这样想父皇,陆修元是不是也会这样咒他!

原本得意忘形的太子开始恐慌起来,时常半夜起来,坐在床沿上唉声叹气,深怕一觉醒来,手中的权利被人夺走。

陈氏披着衣服坐起来,看着他的背影,知道时候差不多了。

“殿下……”

太子回头。

三更鼓敲过,太子摇头:“我自小与他不对付,他岂会心甘情愿帮我。”

“殿下拿出诚意,许他想要的,换取我们想要的,”陈氏道,“例如摄政王之位。”

“不行,不行!”太子不乐意给康王这么大的权利,不想再受人掣肘。

“殿下不必如此担心,届时事成之后,殿下是那九五之尊,拿捏他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陈氏柔声蛊惑道。

太子如今已经疯魔了,便是陈氏说出与她素来形象不符合的话,也没有任何反应,他满心都是皇位。

“我去给他写密信。”

陈氏这才松了一口气,她自以为自己真的掌握了主动权,将太子和康王玩在鼓掌之中。

看着太子肥硕的背影,得意又不屑地笑了笑。

·

陆修元按理该待在宫中思过,但这会儿他的身影却出现在奉宸宫宫门口,扶着姜杏之上了马车。

“我们这样不会不好吧!”光天化日之下,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 怎知春色如许 最新章节第97章,网址:https://www.kkxs8.net/266/266560/6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