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1/3)

作品:《藏在我心底的你

李西宁十岁那年,爸爸出了车祸,永远离开了她。

得知爸爸死讯的那一刻,她顿时有了种天塌地陷的感觉,生命中的阳光不见了,仅剩下了一团看不穿摸不透的黑暗。

不过幸好她还有妈妈,带她走出了黑暗。

她的妈妈是个了不起的女人。

李西宁她爸名叫李章,在李家排名老四,是个十分有商业头脑的金融天才。

李家世代经商,也算是个有些家底的大户人家,李章的第一笔创业资金来自父母,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末他成立了海星房产集团,后期经历了近二十年的发展,海星集团的发展及规模蒸蒸日上,逐渐成为了国内地产集团的佼佼者,其创始人李章更是被称为商业奇才。

然而天妒英才,李章在四十三岁那年横遭车祸不治身亡,一切的光辉荣耀皆伴随着这场车祸戛然而止。

为李章办追悼会那天,来参与吊唁的亲朋好友无数,然而在这场葬礼中真正心痛的只有李章的父母兄妹和俞文茵母女。

追悼会后,粉饰太平的场面不见了,暗流涌动变成了赤/裸裸的利益纠纷。

海星是一块大蛋糕,有太多人都想独吞这块蛋糕。

俞文茵陪着丈夫一路创业,即是他的妻子,也是他的知己,所以她绝对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丈夫所打下的江山被他人侵蚀,但是孤儿寡母总是容易被欺负,而且她手持的股份并不占优势。

好在李章的父母站在儿媳的立场,将自己手握的股份尽数转让给了儿媳,这才使得俞文茵一跃成为了海星的最大股东,

但老两口转让股份也是有条件的——俞文茵以后可以改嫁,但若改嫁,其名下股份必须尽数归李西宁所有。

老两口不是不信任儿媳,他们只是想给自己的孙女留一份保障。

俞文茵理解老两口,在她签署了财产公证书后,老两口签下了股权转让书。

后来俞文茵又在老两口的扶持下成为了海星集团的董事长。

常言道守业更比创业难,让一个女人去守业则是难上加难,因为有很多人会不服气她。

最初的两年,俞文茵步履维艰,太多人等待着看她的笑话,但那些人最终等来的却不是笑话,而是一个越发发展壮大的海星。

俞文茵用行动证明了自己,更以长远的眼光以及铁腕之势坐稳了董事长的位置。

在李西宁十三岁那年,她打算开拓海星的营业市场,不再单纯的开发房地产和物业产业,又增加了旅游和酒店等配套产业。

她将首个度假村的目标位置定在了东辅——就旅游业这块而言,东辅比西辅拥有着得天独厚的地理优势。

正因如此,李西宁才会转学,跟着她妈去了东辅,两年半后才又重新回到西辅。

女儿上了高中,俞文茵还是很忙,经常两三个月不在家。

为了方便女儿上学,她还特意在一中附近给她买了房子,请了阿姨照顾她的生活起居。

但是李西宁的爷爷奶奶却不放心让孙女长时间自己一个人在家,而且高中的学习压力又这么紧张,身边没个人陪岂不是要把孩子憋坏了?

老两口五个儿女,八个孙子孙女,但他们俩最心疼的还是李西宁,因为她爸走得早。

为了陪孙女,老两口不怕苦不怕累不怕麻烦的从南郊别墅区的大别墅里般到了连个电梯都没有的二手三居室里,幸好楼层不高,三楼。

不是俞文茵不给自己女儿买带电梯的新房子,而是学校附近的房源实在是太紧张,紧张到她是干房地产的都买不到房——

一中建校太久,又是个带着初中部的完中,还有一大批等待着就近分配的小学生家长抢着买房,所以附近早就没有新房源了,能买到一个二手房就不错了,还要求什么电梯——正所谓考高面前人人平等,学区房面前也是一样。

俞文茵出差不在家的日子里,李西宁就和爷爷奶奶在家。每次她妈出差回来后的第一天晚上,她都会抱着枕头去找她妈睡觉。

今天也是一样。

俞文茵洗漱完,正坐在梳妆台前抹护肤品,卧室的门忽然被敲响了,节奏很轻很柔,紧接着房门就被打开了一条缝。

李西宁穿着一套粉红色的睡衣,抱着枕头站在门口,刚洗完的脸颊又白又嫩,像是个精致的瓷娃娃。

门开后,她探了颗脑袋进来:“母后,你就寝了么?”

镜子前的梳妆台上摆了一整套海洋之谜的护肤品,俞文茵一边优雅地用细长的手指在脸颊上轻轻按摩,一边眼也不眨地回答:“寝了,退下吧。”

李西宁就当没听见,直接抱着自己的小枕头走进了卧室,轻轻关上了房门,然后看着她妈说:“我想你了,找你沟通沟通感情。”

俞文茵双手一顿,斜眼瞧着李西宁:“那小子叫什么呀?”

李西宁:“……”很明显么?

俞文茵:“我还以为你只知道学习呢,马上不食人间烟火了,还准备高考完带你去看心理医生呢。”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 藏在我心底的你 最新章节第5章,网址:https://www.kkxs8.net/266/266824/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