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病亡(1/2)

作品:《唯一练气士

卢飞象回来了!

在一旁侍从的服侍下吃完早点,卢飞象又急匆匆的前往校场。

一行人到了校场,李元婴并未见到万丰,心中有些疑惑,小声嘀咕道:

“难道万丰起迟了?不应该吧!”

万丰是将领,是武道高手,自制力绝对没问题的,以前的操练从来没有迟到过!

一旁的侍从见卢飞象没有等待万丰,已经开始准备训练,一行人赶忙上前服侍。

卢飞象开始绕着校场负重跑步,侍从们在一旁准备好饮水以及干布随时等候指示。

过了好一会,万丰始终没有到来,李元婴向着身边的正在练刀的吴怀恩问道:

“吴哥,怎么不见万大人啊!”

听到李元婴的询问,吴怀恩停下修炼,缓了口气道:

“听人说,侯爷又出征了,前往北疆戍边,防卫鞑靼!万大人也跟着侯爷一同前往。”

听到吴怀恩的解释,李元婴恍然大悟,听徐州城内的流言说鞑靼要犯边,没想到鞑靼果然要南下,意料之中。

只是没想到卢家的永安侯卢广海刚刚平定北地叛乱,这才不过休整了七八月,就又开始出兵北上,抵御鞑靼。

颇有些救火队长的模样!李元婴想到永安侯倒霉催的模样,心中就暗自好笑。

“那万大人北上了,谁教公子习武啊?”李元婴有些疑惑。

“现在公子已经基本能自己修习了,武道一途虽然老师很重要,但在掌握了修习方法后,还是得靠自己苦修才是。”

说完,吴怀恩又举刀劈砍,修炼起来。

侍卫的武力也是很重要的,一方面保卫主家,另一方面,在主家遇到绝境时,侍卫也得留下来断后,为主家逃跑赢得宝贵时间。

……

一天下来,李元婴站在一旁,看着状若疯魔的卢飞象,不断的锻炼,锻炼,再锻炼。

心中有些奇怪,默默思索,这卢飞象是磕药了?这般卖力。

其实李元婴哪里知道勋贵家族的压力,虽然不会为吃饭而忧虑,但依旧有着其他烦恼。

卢飞象已经十三岁了,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孩童,因为在大人的言传身教下,思想成熟度并不低。

卢飞象这次闭关修炼,不仅接受了万丰在修行上的指点,更得到了思想视线上的开拓。

知道了卢家并不是没有敌人,有朝堂上的敌人,也有外地边疆上的敌人,特别是这次北地大乱,大夏国的隐患尽显,身为与国同休的勋贵家族,一旦大夏国坠亡,勋贵家族也要为之陪葬。

这一番话让本就有心在武道上建树的卢飞象,更加坚定!

所以卢飞象真正的一改往日闲散的模样,以前虽然也习武,但那只是在特定时间耍耍,如今则是用尽全力……

一连好几个月,从秋天到寒冬,如今寒冬已经过去,树叶都开始泛起了青嫩,卢飞象依旧雷打不动的修炼,就是每日跟在卢飞象身边的李元婴都颇为倾佩。

……

“爷,你这咳嗽真的越发的频繁了,不是说养养就好了吗?”

李元婴一脸焦虑的看着躺在床上的李老头。

此时的李老头面色发青,又苍老了几分,人也显得精瘦干枯。

“咳咳,没事,没事,这是老毛病,不碍事的!”

见李老汉嘴硬,李元婴也不好与他争辩。

第二天,向卢飞象告假后,李元婴连忙请了大夫,来给李老汉看病。

此时的李老汉身体虚弱,已经下不了地,躺在床上,李元婴这才觉得事态严重,心中已经有了最坏的打算。

大夫来了,给李老汉检查后,摇摇头,只说了咳血病,肺部也有些毛病,以前应该中过毒,是沉疴,难以治愈,只能靠慢慢修养了。

大夫的一番话,让李元婴难以接受,但也知道这应该是李老汉逃荒胡乱吃食,中了毒,但命大挺过来了,以前经常听李老汉讲述这段经历,只是没想到中毒的后遗症会拖延到今日。

给了大夫出诊费,送大夫离开后,李元婴坐在李老汉的床前,心里不是滋味。

“又一个亲人要离开了……”

难道穿越者都是克亲的命?李元婴在脑海中闪过这个念头,心中哀叹连连。

很早,在父母等亲人死在大疫中时,李元婴就知道李老汉始终要早一步离开,也许三年五年,也许十年八年,这个时代的底层人民很少有人能活过五十……

第二天,李元婴又向卢飞象请了半个月假期。

卢飞象很仁慈,在得知李元婴因为李老汉得了重病,不得不请假时,还给了李元婴五两银子,相当于现代社会的近三千块人民币,这已经算非常仁慈了。

主家给奴仆额外的银子用来看病,相当于资本家给工人额外的钱财看病,这是极少见的。

大夏朝,一两银子的购买力相当于现代的五百多块人民币,事实上,大夏国以前的银子购买力是非常多的,只是大夏国及其前朝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 唯一练气士 最新章节第二十章病亡,网址:https://www.kkxs8.net/267/267429/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