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零五章 古人的取暖设备 (第一更)(1/2)

作品:《我为国家修文物

“这件青铜器我是认不出来了,惭愧啊。”

苏江涛等马玉川的王八之气散发完毕之后,看了看向南,笑着说道,

“向南,要不你来看一看?听说文物局那边很快就要授予你青铜器修复专家的称号了,你在这方面的认识肯定比我强,没准就见过类似的器物呢。”

向南笑了笑,也没说话,伸手从案几上将那件青铜器取过来,细细地看了起来。

看了一会儿,他的眉头忽然微微蹙起,似乎是想回想些什么,这一幕让苏江涛也忍不住有些惊讶起来:

“我刚刚只不过是客套一下,我几十年的考古经验,去过很多考古现场,也见过不少文物,都不认识这件青铜器,难道向南一个二十多岁的毛头小伙子,他还真见过类似的器物?”

“他真的认识?”

不止是苏江涛,何千秋站在一旁,看着向南一副凝眉思索的模样,也是惊讶不已。

实际上,这件青铜器放在店里已经有一段日子了,他也不止给一两个人看过这件青铜器,但都没有人认出它是什么器物,在古代究竟是做什么用的。

这也导致了,很多人虽然对它很感兴趣,却始终不敢下定决心入手。

想一想也很正常,谁会去买一件连自己都没见过相同或者是类似器型的青铜器?

像这一类的文物,升值空间很小的,因为没有市场参考,而且也没有收藏市场。

再一个,自己都不认识,谁知道这会不会是造假技术高超的赝品?

还别说,如今的文物市场上,还真有不少奇形怪状,连考古专家都没见过的赝品,这些都是造假者“灵机一动”,自己“创造”出来的器型。

而这些奇形怪状的赝品器型,在历史上根本就没有出现过。

比如清乾隆年制的陶瓷电视机……

咳咳,这个简直就是把大家的智商摁在地上使劲摩擦。

言归正传。

苏江涛和何千秋都很吃惊,但坐在向南身边的马玉川却很是淡定。

这三个人里面,只有他对向南有那么一点了解,也只有他才知道向南的深不可测。

向南第一次到他家时,还只是刚刚接触青铜器修复没多久。

第二次到他家时,张春君就已经很放心地让向南独立修复青铜器了,而且修复好的青铜器,跟张春君亲自出手修复几乎没太大差别。

这两次相隔的时间,不过半年多时间而已。

就问你恐怖不恐怖?

所以,在马玉川看来,苏江涛他们不认识这件青铜器,不代表向南也不认识。

不对,应该说,向南没准就认识。

就在马玉川等人心思各异时,向南忽然轻轻呼出了一口气,然后小心翼翼地将这件青铜器放回到了古董盒子里。

“向南,你看完了?”

马玉川率先反应了过来,搓了搓手,颇有些激动地问道,“说说看,这件青铜器到底是啥玩意儿?”

苏江涛和何千秋也都齐刷刷地看了过来,连耳朵都竖起来了。

“我也是第一次见这种器型的青铜器。”

向南刚说完这话,瞥见马玉川一脸愕然,苏江涛和何千秋却是略有些失望的表情后,忍不住笑了笑,又继续说道,“不过这类型的青铜器,实际上还是有类似形制的。”

听到这里,马玉川一口气没喘上来,差点给憋死,他翻了翻白眼,没好气地说道:“你能不能一次性说完?”

苏江涛和何千秋对视一眼,心有戚戚焉,要不是跟向南不熟,他们也想这么吼他一句。

你知不知道,你这么一大喘气,会害死人的!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文物出版社于1997年出版的《华夏青铜器全集》里就曾记载了一件与这件青铜器形制相类似的器物,名叫‘卢盘’。有学者曾考定,卢与炉相通,乃是古人用来燎炭的炉盘,因此又称为燎炉。”

向南朝马玉川等人笑了笑,说道,“除了这件‘卢盘’外,1946年在米国芝加哥出版的一本文物集里,还收录了一件人形足的青铜炉,不过没有铰链,足为人形,作双手、后肩承盘状。而在《商周彝器通考》中也收录了一件青铜炉,人形足作后肩承盘状,双手握于前。”

向南说这些的时候,马玉川和何千秋还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只是频频点头,听得还挺认真。

但苏江涛的心里面,却仿佛真的有一条大江在惊涛骇浪。

1997年出版的《华夏青铜器全集》他的办公室书柜里也有一套,早在十来年前他就看过了,可这一套书一共有十一卷之多,即便看过了,也不一定能够全都记得住,更何况还过了这么长时间。

可向南记住了,还能清晰地记得上面的描述,哪怕他是最近才看的,那也需要极强的记忆力才行啊!

最让他感到吃惊的是,向南连上世纪四十年代在米国出版的文物集都认真研究过了,恐怕看的还是英文版,这也太吓人了吧?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 我为国家修文物 最新章节第九百零五章 古人的取暖设备 (第一更),网址:https://www.kkxs8.net/51/51016/917.html